原来,读者传媒今天发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,其营业收入、净利润、出版期刊数均出现下滑;此外,2018年上半年,读者传媒股价总体呈下跌趋势,应付职工薪酬468.24万元,与去年同期2700万元相比减少了82.66%。“发不出工资”有点言过其实,但客观讲,单从数据来看,形势确实不容乐观。

众人皆知,寒冬凛冽,传统期刊的前途飘渺,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出路在哪里。但关于《读者》这个庞然大物的“坏消息”传来时,仍在传媒圈掀起了轩然大波。这不禁让人感慨,并非《读者》做得不好,赛马会资料,而是属于它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!

创刊于1981年的《读者》曾是最好的杂志,也是我最早接触到的大众化读物,一路看过来,也算是见证了它从3元涨到4元,涨到6元,然后再涨到9元的整个历程。在这本杂志风华正茂的2006年,月平均发行量达到898万册,居中国期刊排名第一,亚洲期刊排名第一,世界综合性期刊排名第四。更可怕的是,它将这一领跑地位保持了十余年。

因此,过去的《读者》有“中国期刊第一品牌”之称,刺猬公社曾将它的成功誉为“中国上世纪90年代和新世纪头十年的一个文化现象”;很多读者对它更是含情脉脉、恋恋不舍,“毕业后浮躁的生活早就没有读者的时间了”;36氪也曾指出,“读者,也曾代表一个时期的审美。”……

标签 读者 期刊 工资 时代 读物

今天,《读者》杂志因为“发不出工资”引来关注!

You May Also Like